中国传统村落保护论坛大会主题报告 - 曹山明论农村 - 学术研究 - 中国新农村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术研究 > 曹山明论农村

中国传统村落保护论坛大会主题报告

2017-05-22 15:56:37    来源:中国新农村文化网    点击数:
[摘要] 传统村落保护与中国的熟人社会 2017年5月20日,中国文化管理协会新农村文化建设管理委员会曹山明副会长在《中国传统村落保护论坛》上作了《熟人社会是中国社会的根本》的大会主题报告。 《中国传统村落保护
传统村落保护与中国的熟人社会

2017年5月20日,中国文化管理协会新农村文化建设管理委员会曹山明副会长在《中国传统村落保护论坛》上作了《熟人社会是中国社会的根本》的大会主题报告。

《中国传统村落保护论坛》是中国农业历史学会,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江苏省政协文史委员会,南京农业大学主办,南京农业大学中华农业文明研究院承办的高端学术论坛,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中国农业大学、南京农业大学、浙江大学、南开大学等全国各地数十所高校的百多位专家教授参加了会议,会议还邀请了日本、韩国和美国的专家作了大会报告。论坛就中国传统村落保护的工作成果、国内外传统村落保护的实践与经验、传统村落的文化历史价值、传统村落的历史变迁、传统村落保护与开发,实地考察与学术研究的方法,传统村落的考察研究报告等展开了广泛的深入的讨论,二天的论坛,内容丰富翔实,视角多样,虚实结合,是一次传统村落文化理论研究难得的盛会。

作为一个传统村落文化研究的门外汉,曹山明副会长独辟蹊径,从熟人社会对人类道德的培育功能切入,以中国千年传统村落的文化对中国社会的道德建设的作用,联系全球化形势下生人社会需要熟人社会作为支撑的角度,论述了传统村落文化研究,以及重建中国熟人社会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并提出了相关的路径和方法,得到了与会领导和专家的高度评价,为开展传统村落保护和现代社会文化建设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向。

中国文化管理协会新农村文化建设管理委员会也是本次论坛的协办单位。

 

熟人社会是中国社会的根本

中国文化管理协会新农村文化建设管理委员会 曹山明

生人社会的管理靠法律,熟人社会中人的行为靠道德自觉,家庭内部人的行为源于亲情。

几千年来,基于具有熟人社会性质的乡村为基本社会单元,中国社会在粗线条的君王法律体系下,通过乡村自治形式对整个社会进行了有效治理。

当我们忧虑人心不古的时候,是否意识到它的深层次原因是源于现代社会体系中熟人社会(乡村和工厂社区)的衰落和消失。

熟人社会是一个人行为习惯,特别是幼儿和青少年行为习惯熏陶培育的重要场所。和学校不一样,熟人社会是一个真实的社会,是认识人与人关系,进行人的行为的模仿,了解社会结构,处理人际关系实践的最佳场所。

让孩子直接进入生人社会,在心智没有成熟,对社会上各种诱惑力缺乏抵制能力的情况下,只能让孩子在各种危险的人生陷阱边缘玩人生游戏,很难有一个良好的结局。而对于整个社会,最终导致传统和道德体系的崩塌,在名义是法律,实际上是不断挑战法律底线的游戏中,让我们的下一代彻底放弃道德自觉对人类行为的约束,直接面临冷冰冰的法律体系。

中国传统社会是一个有着几千年熟人社会历史,建立在熟人社会基础上的人类社会。熟人社会是中国人的教堂,乡规民约是中国道德规范的源头,人情礼节是熟人社会的根本,诚信是熟人社会培育的结果。中国的礼仪之邦之名不只是因为朝廷宫廷礼仪,更是民间熟人社会的习俗礼法。

如果没有熟人社会作为中国整个社会的基础,仅仅依靠法律,没有文化自觉和道德自觉,没有诚信,靠着渐渐淡漠的人情,人与人之间只存在利益纠葛,整个国家和政府维护法律的成本和代价将步步升高,将变成一台没有人情的法律机器,那将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社会场景!

生人社会在西方世界的存在是以几千年宗教制度所形成的文化和价值观为基础的。生人社会的道德体系建立在信仰基础之上,共同的信仰和共同的价值观让他们可以容易达成共识,建立合作关系,在他们内部,他们的行为和合作的关系不仅仅是利益的,还需要上帝的约束。西方的道德自觉是建立在个人与上帝的契约之上的,他们的行为规范是通过教堂每周一次长期的定期的布道逐渐形成的,所以我们需要充分地认识到宗教在西方社会所起的道德教化和行为规范作用。

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个凌驾于王权君权的宗教,在民间也没有一个具有强大约束力的宗教势力,中国人的行为规范是熟人社会约定俗成的,也是现在常称之为“潜规则”的地方习俗。二千多年前孔子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去问礼,可见在那个时候,中国人的礼仪规范就因地方而不同了。但虽然这些地方习俗各各不同,其根本皆源于自然和良心,本质是相同的,形式是有差别的,这就是中国文化的魅力所在。中国在走向开放之路后,依然应该坚守中国传统文化和价值观的根本,而这个根本的形式存在就是作为熟人社会的传统乡村。

西方世界的行为是通过《圣经》统一的,而中国的儒释道等多达百家,他们以自然和心作为依据,而自然和心经常是多变的和无常的。熟人社会通过居民在同一个封闭的社会环境中长期共处,形成了地方的习俗和村规民约,对当地居民的行为产生了约束。所以在中国外来的人每进到一个地方,第一件事就是要学会“入乡随俗”,否则就会闹出笑话,甚至会得罪地方,受到不明所以的惩罚。

熟人社会在中国的社会体系中,有着其不可或缺和不可替代的作用,除了生活中的守望相助和经济上的同舟共济外,它还有行为教化(道德)作用和社会信用(契约)的作用。一个社会,如果没有道德培育的场所,如果没有社会信用的基础,让所有人无底线地暴露在生人社会中,最终的结局将是一个赤裸裸的人吃人的社会。没有道德自觉,仅凭法律制裁,整个社会行为就将是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永远不会有清明的一天。

西方的社会制度,是基于生人社会制订的,是以西方宗教为基础的,是有道德自觉前提的。现在我们很多人提倡全盘西化,却不知道在西方制度的下面,人类道德自觉的基础是和中国完全不同的。就如造房子一样,越过第一层只造第二层,这样的房子是造不出来的。必须在第一层的基础上才能造出第二层。我们无法埋怨祖先给我们造的第一层房子,它曾经也是如此的辉煌。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第一层能够支撑第二层房子的承重墙和柱子。

恢复中国的乡村,重建中国的熟人社会,是夯实中国社会这座房子的第一层,是为了让房子的第二层造得更加牢固。

房子的第一层,半隐半现,除非有机会生活在其中,一般情况下都难得能够体会到其中的真味。房子的第二层,完全显露在世人面前,法律规则写得明明白白,实质已经是赤裸裸的利益关系和利益算计,是人类的角斗场。角斗发生在第二层,而角斗的力量来源于第一层,角斗士的恢复和能力提升也在第一层。因此,没有第一层的建设,我们是不可能在第二层赢得胜利的。

在中国,现代城市生活社区要建设成为熟人社会还缺乏历史的沉淀,因此在城市周边的乡村恢复熟人社会形态成为了一种最佳的途径。

城市作为生人社会,乡村作为熟人社会,两者形成互补关系,在交通和通信发达的今天,通过文化互补形成经济互补,使乡村熟人社会的长期发展有了外来经济的活水,在乡村的熟人经济的小循环上增加了来自于城市城镇的生人经济的大循环,使乡村经济走向既封闭又开放的前店后厂模式,走上一种良性的持续的发展之路。

同样这也是特色小镇建设可以遵循的一条途径,小镇作为前店,周边乡村作为后厂,形成文化和经济的互补结构模式,可以确保小镇的特色存在,和经济的持续发展。

重建乡村,建设城市社区,培育熟人社会,关系到中国未来社会的走向,在一个没有宗教,以自然和亲情为文化核心的国家里,学习西方,只相信法律,只强调依法治国,不着手熟人社会的营造,不加强中国文化和道德的建设,中华民族之根将有断绝的危险。

未来中国的发展,不仅仅要追求生产力,还要追求生活力,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才是全体人民真正的动力所在,才是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

我们之所以会贪婪,之所以追求权力,是因为从内心深处感觉到对未来的不可把握,感觉到某种不安全,感受到某种压迫,需要更多的财富来确保自己的安全,来主宰自己的命运,这种感受在生人社会里最为强烈。

家庭的庇护,熟人社会的亲情与诚信,同舟共济的社会生活机制,让乡村成为我们获得内心安全和减轻心理压力的避风港。在家人的陪伴中,在老家村子里,我们可以卸下一切面具,敞开胸怀放松自己,这绝对是在城市奋斗的人们心中的一种奢望。每年的春节大迁移,回到老家得以休养生息是所有外出打工辛苦一年的农民工和农家子弟自发的一种心灵召唤,是对熟人社会的生活状态的留恋。老家没有城市是物质基础,但有着城市没有的人间温暖,这就够了。在这一刻,我们可以为自己的心灵疗伤,去除一年中所经历的一切不安和压力,加满油重新上路。这一切,是城里长大的孩子和成人无法理解的,也是中国特色的每年度的伟大事件。

乡村的家是有根的,城里的家是无根的,乡村开门出来都是熟人,城市开门出来,即使对门,即使乘坐同一电梯,都是对面不相识。因此城里人家的门越来越厚越来越结实,其实这都是城里人内心不安全感的反映。

回归乡村,重建熟人社会,即使从现在开始,都已经变得任重道远了,但这是一条我们必须要走的路,是中国走向未来的希望之路。

返回顶部 关闭